比亚迪指定总包商雨鸿文化实际负责人与李娟是好友 被曝生活奢靡

吞吐大荒 8月前 238

作为比亚迪指定的总包商,依靠比亚迪这个大户。在比亚迪广告门的追债群中,有人这样形容雨鸿实际负责人Helen(汪晓婷)的奢靡的生活:过生日花88万,包了游艇俱乐部,购买青浦别墅、卡宴新车、江诗丹顿手表------

而接近比亚迪广告门风波核心主体——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雨鸿”)人士向愉观车市透露,每笔合同的利润都高的惊人,高的甚至有十倍左右利润,也就是300万的项目报上去就是3000万,并且得到比亚迪的认可。

狗血剧情演变为“庞氏骗局”

轰轰烈烈的比亚迪的“广告门”事件已经发酵了几天,一个耗时三年资金高达11亿元,涉及30多位供应商的广告诈骗案,牵动业内神经。

剧情更是跌宕起伏,一幕一幕出人意外。

先是比亚迪状告上海公司负责人李娟,伪造比亚迪公司印章、冒用比亚迪公司名义开展广告宣传类合作业务。并明确表示李娟等人的行为比亚迪均不知情,也与比亚迪无关。

之后,一篇wei信上阅读量破10万的《人BY脸,天下无D》文章的传播,出示了一些截图与照片,证明了比亚迪总部品牌公关处总经理李巍、多家正式授权经销商负责人曾为李娟组织活动站台、出车之事实。

剧情迅速反转为比亚迪拖欠巨款。

据称这桩比亚迪声明中认定的合同诈骗案为时长达3年,涉案金额高达11亿元。

之后,比亚迪的几次回应,剧情越来越“狗血”情节越来越让人觉得扑朔迷离。

17日,有消息爆出:之前被炒作的轰轰烈烈的比亚迪广告门事件,可以理解为庞氏骗局————李娟和雨鸿文化推动比亚迪与阿森纳的合作事项坐实,再利用比亚迪做背书,针对广告商等进行融资诈骗。

这是一场旁氏骗局吗?显然还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候。庞氏骗局拆东墙补西墙首先要有回款,而目前仅能看到的回款是来自于垫资公司,并且几千万的垫资与被称之为11亿的拖欠的巨额广告费相比,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骗子都没必要造这么大的局去骗这么点钱。

骗子的受益人是比亚迪?

“这件事情在我看来也觉得匪夷所思,受害人同时又是受益人,骗子自己却没拿钱。”中华全国律协公司法委员会委员、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东对愉观车市表示。

李娟伪造公章、成立虚假公司上海比亚迪,但是,这些宣传都是为比亚迪品牌。并且,从整条利益链来看,李娟作为比亚迪上海公司负责人,指定雨鸿独家总代比亚迪的活动和公告。

之前,汪晓婷明确表示李娟并非雨鸿的员工,也并不持有雨鸿的股份,那么,李娟是为谁忙活?如果是为她自己,她又如何从中获取收益?

愉观车市了解到,雨鸿之所以成为比亚迪的总包商,是由李娟指定的。上述知情人士透露:雨鸿的实际负责人汪晓婷与李娟是好朋友,汪晓婷旗下拥有两家公司,雨鸿是是传播公司、搜易是活动公司,都是总代,也就是说,比亚迪上海将业务发包给总代,再由总代分包下去。

而正是在总包的形式下,雨鸿才有了高额的利润空间和操作余地。比如,之前有消息称,雨鸿将项目分包出去,并通过垫付款公司获取资金并从中赚取15%的服务费。也就是说,雨鸿只要拿到与比亚迪之间的合同分包出去,即便什么也不做,也可以直接拿15%。

但是,15%的服务费并没不算多,如果李娟和雨鸿是同谋欺诈比亚迪,可以说这些钱尚且不够支付比亚迪上海国金中心的办公楼和员工工资。

仅国金中心的办公楼和40位员工工资,一个月的费用高达上百万,而这些如果仅仅是靠垫资方的话,很容易露出破绽。

雨鸿如何进了比亚迪的采购名单?

如果是一场精心打造的骗局,比亚迪就可以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自居,不仅可以撇清关系,不用承担巨额广告费用,还可以挽回因为拖欠巨款而导致的名誉损失。

不过,事实果真如此吗?比亚迪难道就没责任吗?骗子的骗局为何能让比亚迪一头栽进?比亚迪为何能心安理得享受这免费的午餐?

《我不是药神》中,骗子张长林冒充教授卖假药瑞士格列宁,一大群病人争相购买------

明明是个骗局,为什么有些人能一眼识别,有些人却深陷其中呢?

知情人士透露:“雨鸿这些年几乎就是‘躺着赚钱’,把300万的项目能报到3000万。

接近比亚迪广告门风波核心主体——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雨鸿”)人士向愉观车市透露。

“比亚迪上海国金公司的招标,看起来与其他公司也没啥两样,但是,实际上,每次都是内定的。”某曾经参与比亚迪招标而去陪标的供应商告诉愉观车市,一是因为内定的关系,比亚迪上海公司是将总包给雨鸿,然后再由雨鸿去分包的,而这点与其他公司很不一样,其他公司一般都明确禁止分包出去,一是担心影响质量,二是层层分包也会增加成本。

当然,上述操作也可以完全让李娟来定罪,是李娟借着上海比亚迪的名义给了雨鸿这些权利,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雨鸿可是比亚迪的正牌供应商。

在比亚迪提供的回应中:2017年5月,李娟以雨鸿的名义,以自有资源试用及免费试用为切入点,主动与比亚迪联系开展免费广告宣传。比亚迪才陆续与雨鸿有业务往来,并最终顺藤摸瓜查到李娟利用上海比亚迪的骗局。

这个回应承认:一比亚迪与雨鸿之间是有业务往来的,业务往来就应该有资金往来,比亚迪具体给雨鸿付款多少?业务量又是多少?目前并没有明确的说法。

二、虽然前期以并不光彩的手段进入比亚迪广告业务,但雨鸿的确已经成了比亚迪的供应商。雨鸿以这种方式就进入到比亚迪供应商体系,本身就有失常理。要么有人人牵线搭桥有人罩着,要么比亚迪的供应商管理体系实在太乱。

阿森纳合作堤内损失堤外补

此案的另一个疑点看起来像庞氏骗局是此前曝光的雨鸿与比亚迪之间签订的阿森纳合作,据说此金额仅为120万元,远远低于市场价格。

从正常的逻辑看,如果不是骗局,为何要出一个如此低价。而之前业内解读为:雨鸿不遗余力拿下阿森纳的合作时为了给那些供应商看,从而借此造更大的骗局。

事实真是如此吗?我们尚不得而知。而愉观车市从某些汽车厂家的高管处了解到,确实有可能出现供应商的实际供应价大大低于实际价格的情况。

“我们有时候也偶尔会有低价甚至免费的资源,那是因为供应商已经将资源独家买断,不用也是浪费,才会不惜成本来竞标,但是,一般供应商与厂家之间是长期业务,也就是说,这笔亏但另一笔是赚的。”上述厂家知情人士透露。

也就是说, 欣然接受低价的资源,要么比亚迪就想捡个天上掉下的馅饼,要么就是在其他方面再给雨鸿汇报,供应商来日方长嘛。

而对于雨鸿而言,虽然在阿森纳项目上亏损,但完全可以堤内堤外补,因为座位比亚迪的正牌供应商,并且能够游刃有余将300万的项目报成3000万的总代,并不用担心一次业务的亏损。

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美好的愿望全盘推翻,比亚迪不承认上海公司也不承认上海公司的合同。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比亚迪的这件事,我们内部正在深入研究,我们感觉是不可能发生的。”某自主品牌高管对愉观车市表示,汽车厂家的所有广告活动,都是要上报和监测并招标的,所以,只要是有任何广告活动哪怕是免费的,也是第一时间应该发现的。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上汽或者吉利身上,是圆不了谎的。”知情人士透露。

实际上,之前也有报道称:在认识雨鸿文化之前,比亚迪曾多次发现有未经其授权、信息有误的户外广告,并开始联系投放方核查,雨鸿文化随之现身并主动向比亚迪发来邮件。

匪夷所思念的是,本该在事件一开始就发现的骗局,为何到三年以后,如此严重的后果才发现。

是因为有人“罩着”骗子,还是比亚迪故意听之任之,享受免费的午餐?

之前,被比亚迪公开否认及指控的李娟称,其背后有一名为“陈振宇”的上线,也就是比亚迪在本次事件第四次公告过提及的那个神秘人物,在整个“诈骗”过程中,此人对李娟自称是比亚迪的“隐形股东”,将与李柯一起“对集团进行换血”,向李娟承诺安排她为上海比亚迪市场负责人,并许诺其“换血捧人上位完成后”为上海团队升职加薪。

在陈振宇授意下,李娟代表比亚迪与供应商谈广告合作,期间项目款项由供应商自行垫付;而与此同时,李娟又代表上海雨鸿广告公司与比亚迪总部接触,为比亚迪“免费做广告”。

不过,目前陈振宇已失联,而16日早些时候,李珂发表朋友圈表示,“此事实在让我愤怒,远在美国矜矜业业埋头苦干时,竟然莫名其妙的被骗子陷害了!”“警方一定要把什么陈振宇,宋博,李娟以及背后有猫腻的广告公司一并抓出来,狠狠严惩这样的欺骗行为!否则天理难容!”李珂说。

另外,雨鸿至今没有提供银行流水,我们也不得而知雨鸿的实际所获的金额是多少,而雨鸿也仍没有提供与比亚迪合作的具体业务清单,最终结果如何,我们静待警方调查。


最新回复 (0)
全部楼主
返回